互动游戏RSS订阅
当前位置:互动游戏 > 晨会小故事 >

天下第一筵

发布时间:2018-04-24 16:10 类别:晨会小故事

1。命案
  
  顺天府尹石源清上任头一天,醉仙居就出了一桩人命案子。醉仙居在京城那可是大名鼎鼎,“天下第一筵”可谓无人不晓。这“天下第一筵”,即由醉仙居在每天推出四十九道菜,绝不重样,仅此一份,价格不菲,醉仙居因此而火得一塌糊涂。但是今天这桩人命案子,单单出在“天下第一筵”上——一个名叫周延年的外地客商订了中午的座,客人还没到,周延年一时嘴馋尝了其中一盘菜,没想到立时就口吐白沫,倒地身亡了!
  
  案发现场在二楼雅间,仵作验尸完毕回报石大人,周延年中的是剧毒鹤顶红,客人肠穿肚烂,七窍流血而死!
  
  那盘菜也被端了上来,这道八宝野鸭以野鸭配以太湖农家的新鲜白果、红枣、芡实和香菇、火腿、松子、鸭肫、糯米等“八宝”馅料填以鸭腹蒸制而成,选料考究,做法复杂,乃皇家御宴,醉仙居连这都能做出来,也难怪生意红火了。
  
  酒楼掌柜李荣生被押回顺天府,石源清吩咐尽快提审李荣生,让他交待与周延年有何恩怨,为何下毒,然后具供画押,这案子就算结了。
  
  石源清这份差使是当今皇后身边的红人张公公给讨来的,上任头一天办完这件案子,石源清觉得自己没负了张公公的提携,心里十分畅快,正打算喝上两杯,下人来报,李荣生说有重大隐情要单独禀报石大人。
  
  李荣生被带上来之后,求石源清摒退众人,然后信誓旦旦言道:“大人,周延年之死绝不可能与酒楼的饭菜有关!因为这些饭菜根本就是御膳,全部是从宫里运出来的!”
  
  李荣生生死关头也顾不得别的,将前因后果一一说来,惊得石源清是目瞪口呆。
  
  原来,清廷此时要承担外国列强的战争赔款,国库日渐空虚,自皇后贵妃到宫女太监,皆缩减用度,份钱赏钱都减了半,宫人们便想着法子捞点外快。俗话说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,各宫各司的太监们各有各的张良计、过墙梯,御膳房打的便是这吃食的主意。按规矩,太后、皇上、皇后不管吃不吃,每顿饭菜有一百零八品,其余的妃子也是几十道菜,就是真吃,也吃不了。御膳房的小山子是个机灵人儿,瞅准这个商机,在城外将濒临倒闭的醉仙居买下来,每天把皇上太后的剩饭剩菜运出宫去卖掉,既不浪费,又得实惠。醉仙居的生意越来越火,小山子把上头都打点好了,剩菜嘛,反正本来就是垃圾,有人能处理了,还省了一众人的工夫。于是,小山子一做就是大半年,啥事也没出。所以醉仙居的掌柜其实是小山子,李荣生只不过是个打工的罢了。
  
  “大人您想,这菜根本不是在酒楼做的,那是皇上用过的御膳,怎么会有毒呢?话又说回来,谁有那么大的胆子,敢给皇上下毒呢?!”
  
  御膳?给皇上下毒?李荣生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,赶紧捂了嘴,而石源清则冷汗直流,后背瞬间湿了一大片!
  
  2。棘手
  
  醉仙居出事,御膳房的公公小山子立时得了消息。开始他还并不在意,不就是死个把人吗?传话给李荣生,让他多打点些银子,赶紧悄悄把事情了了算完,他就这么草草将事情打发了,然后和下边的小太监喝酒划拳,烂醉如泥。因此,当石源清派人悄悄传唤他时,他对此还毫不知情。
  
  小山子从石源清的话里知道这件事不仅死了人这么简单,还牵扯到皇上,立时吓得腿都软了,哀求道:“石大人,八宝野鸭是当今圣上最爱吃的菜,御膳房出菜后,尝菜太监当堂尝过,绝对没有任何问题!不信您传尝菜太监问问就知道了。”
  
  这事儿的确不难验证,石源清传了尝菜太监来,果然如小山子所说,菜从御膳房出来是安全的,那后来无非还有两个环节可以下毒——皇上用膳时、菜在酒楼时……
  
  想到此处,石源清心念一转,厉声问道:“当日可有他人陪皇上用膳?”
  
  “小六爷,恭王爷!”小山子汗如雨下。
  
  石源清可不笨,立刻明白了这个中的利害关系。恭王是皇六子,比当今咸丰帝晚出生六天,他经常深入民间,深知百姓疾苦,常为百姓请命,深得人心,京城民间称其为“小六爷”。据说太后和皇上本来对恭王就有所提防,这件案子要是上奏,不知会刮起怎样一场血雨腥风?
  
  石源清不敢想了,他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自己怎么这么倒霉,遇上了一桩棘手无比的案子?
  
  石源清下令外松内紧,秘密调查此案。他心里有两把小算盘:要是恭王确有不轨之心,通过这个案子抽丝拨茧,拔出萝卜带出泥,他可就立了大功,以后就算不靠张公公,也能在这皇城下站稳脚跟。要是案件另有曲折,就把此案着落在小山子和李荣生身上,谁都不得罪。
  
  石源清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,行动也够迅速。很快,大殿上的值守太监魏公公被带到了顺天府秘密提审。
  
  魏公公知道事关重大,不敢隐瞒,老老实实回答石源清的问题。
  
  “前日中午恭王陪皇上用膳时,那盘八宝野鸭皇上连动都没动,就赐给了恭王。”
  
  皇上没吃?石源清有些傻了。尝菜尝过后没事,说明当时菜里无毒,然后菜就赐给了恭王,恭王要下毒,难道要毒死自己?
  
  “那恭王可曾用过此菜?”
  
  魏公公道:“皇上把菜赐给恭王后,恭王请皇上恩典,准他不吃此菜。”
  
  “这又是为何?”
  
  “恭王言道,一年前生了一场怪病,吃不得鸭子。皇上恩准,因此,那八宝野鸭,恭王也一口没吃。”
  
  那这下毒的环节,难道根本还是出在酒楼上?但鹤顶红这个剧毒之药乃宫中之物,毒药又从何而来呢?
  
  3。难容
  
  小山子被打得皮开肉绽,但嘴巴还是挺硬,反反复复只说自己偷卖皇宫剩菜,绝没偷盗鹤顶红,毒害他人。估计他自己也明白,一旦招认了偷药害人之事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而李荣生,一个劲儿喊冤枉,说自己只是个替人办事儿的,绝对没有害死人。
  
  事情到此似乎遇到了死结——要想查下去,势必要牵扯一干人等,想要秘密调查是不可能了。众目睽睽之下办案,稍有差池,别说是这顶帽子,只怕这颗脑袋也难保。但若是不查,硬生生把罪名安在小山子和李荣生头上,屈打成招?似乎早了点,石源清舍不得这个立功的大好机会。
  
  想来想去,石源清决定去请教自己的恩师,张公公。
  
  张公公能从一个普通太监迅速成为太后身边的红人,那自然是人精当中的人精,看事一眼千里,透彻得让人害怕。他不动声色,听石源清把事情说完,突然就冷笑起来。
  
  听着这笑声,石源清心里就有些慌:“公公,是不是学生哪里有什么遗漏或疏忽?”
  
  “你怀疑恭王下毒、小山子偷药、李荣生私怨报复,怎么就没想到还有一个人也有可能下毒呢?”
  
  石源清一愣:“谁?”
  
  “八宝野鸭乃皇上最喜欢的菜肴,皇上为何一箸未动,却赏给了恭王?”
  
  “那是……”石源清想了想,“可能是皇上对恭王极为厚爱,赏下菜肴以示皇恩浩荡。”
  
  “咱家看你也无药可救了,早知道你这般愚蠢,万万不能替你讨这顶帽子!”
  
  “学生、学生愚钝!求恩师指点!”
  
  张公公再也不看他一眼,背过身去,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恭王民声显赫,声望颇高,已有功高盖主之象!皇上已然对他不满。几日前咱家奉太后之命暗查药房,发现少了两味药——鹤顶红和天山雪莲,一味毒药,一味解药。一味禁药剧毒无比,一味解药珍稀难求,谁有这么大权利能取这两味药?”
  
  石源清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,不由冷汗涔涔,两股战战。
  
  “因为心中不求甚解,咱家便派人暗中找来尝菜太监,软硬兼施之下,尝菜太监这才说出皇上意欲除掉恭王,吩咐尝菜太监事先服了解药,在尝菜之时将鹤顶红下到菜里,皇上再赐菜给恭王。如此一来,恭王若被毒死,便可昭告天下,恭王欲谋害皇上,被识破后自尽当场。没想到恭王对鸭子过敏,逃过了这一劫。更没想到御膳房的太监胆大包天,将剩菜偷运到宫外,还引发了命案!”
  
  “恩师,恩师救命啊!”听完张公公的话,石源清腿软如面条,再也站立不住,扑通跪倒在地。
  
  “救你?”张公公回过身来,脸上依然笑着,但那笑容似刀似箭,直穿人心,“此事一旦传扬出去,有损圣德,有污圣听。恭王若是知道皇上想除掉他,狗急跳墙意图谋反也说不定。你作为办案人、知情人,皇上能容得了你吗?恭王能容得了你吗?”
  
  石源清面色灰败,片刻,他心眼又活动起来,张公公为什么要把这一切告诉他?他一个快死的人,告诉他这么重大的秘密有用吗?
  
  有用!这说明,他还有用!想到这里,石源清跪爬到张公公跟前,抱着他的腿痛哭流涕。“公公救我一命,学生给您当牛做马,两肋插刀,绝无怨言!”
  
  4。末路
  
  此时,张公公突然恭敬敛容,唱了一声喏:“顺天府尹石源清接旨!皇上口谕,醉仙居一案,兹事体大,事关天朝颜面、皇族声威、皇上圣德,着顺天府严办太监谋私得利、苟苟营私,致醉仙居人命一案。后宫亦要严守法度,严管宫人,以示法纪严明,皇威昭昭!”
  
  宣读完口谕,张公公又问道:“皇上的意思,你可明了?”
  
  石源清磕头如捣蒜:“臣明白,明白,臣一定把事情办好!绝不留半点后患!”
  
  两日之后,小山子和李荣生在狱里畏罪自杀,死前还留下了一份供词。小山子声言自己偷卖皇膳已是犯了弥天大罪,又因与外地客商周延年在数年前结下仇怨,此次听闻周延年订下“天下第一筵”,便从宫里偷了鹤顶红,勾结李荣生谋害了周延年。
  
  顺天府全面迅速出动,查封醉仙居,严办涉事的御膳房、药房的太监、宫女,一时间,民间拍手称快,后宫风纪一新,人人都抱着小心,就怕被抓着自己的小辫子。至此,醉仙居人命案全面告破,太监贩卖后宫剩菜一事浮出水面,震动朝野,震惊人心。皇上重重嘉奖顺天府,还以此案为诫,训谕后宫要节俭有度、有方,要首先从御膳做起;即日起后宫太监宫女份钱不减,加强管教,再出现贩卖剩菜等伤风败俗、破坏宫规、有损皇家颜面之事,严惩不贷!
  
  石源清办了大案,还得了皇上的奖赏,前来祝贺的人等络绎不绝。但石源清却称病不见。有人猜测石源清这是会做官,低调收敛,城府极深;也有人猜测他恃宠生骄,没把众人看在眼里。但没过多久传出话来,说石源清真病了,而且病得不轻,要请辞告老还乡了。
  
  这天,地安门内方砖胡同“小刀刘”的净身房里,突然传出了数声惨叫。
  
  张公公阴阳怪气地说:“得了,石大人。要想保命,就得舍根儿。天下虽大,却没有你的容身之地,你以为谁愿意当太监呢?哪一个不是逼不得已、走投无路?这就是你的命!从今以后,你就叫小石子吧!”
  
  石源清,哦不,小石子大睁着一双眼睛,悲愤、羞辱、无奈,他怎么能料到,千辛万苦买来的官帽,却葬送了自己的一生呢?